• 英国培训学习总结——蒋婷

       发布时间:2017-11-24

     20171015日—114日,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组织了为期3周的“2017年浙江省出版融合转型发展培训班”。课程设置非常丰富,在伦敦传媒学院,主要开设了“英国出版业环境和面临的挑战”“出版业价值链的转变与数字发展之间的关系”“数字出版的商业模式”“出版社品牌建设”“出版业技术的发展及行业标准的制”;在爱丁堡龙比亚大学,主要开设了“从财务视角看数字出版”“数字出版转型”“英国童书市场”“出版营销”“杂志出版”“爱丁堡印刷业发展及出版历史”;同时,还在培训基地邀请到牛津大学国际传媒学院的高级讲师讲授“知识产权管理”“英国知识产权的趋势及解决方案”“数字出版的挑战及机遇”“牛津大学出版社面临的挑战及解决策略”“英国在线出版的地位与发展”等课程。本次赴英学习,向英国的老师和同行们学习了数字出版运营、品牌建设、知识产权管理、资源整合、融合发展等重要内容;同时,还随团拜访了英国出版商协会、英国出版工会、英国在线出版协会、伦敦大学出版社、牛津大学出版社、爱丁堡儿童书店、爱丁堡大学图书馆、英国水石书店等,从各个维度了解英国出版业的现状、面临的挑战、运营方式转变、出版社融合发展、转型升级等经验与教训,大大开阔了眼界与工作思路,受益匪浅。 

    比如,伦敦传媒学院法拉尼亚·霍尔教授在关于数字出版商业模式的授课中,分析了大众出版与专业出版(包括教育出版与学术出版)的基本出版流程、定价原则以及英国数字出版的成功案例与失败案例,对我们而言,颇有借鉴意义。我觉得我们可以吸取国外成功案例的经验,将本社的文教产品与数字出版相融合,对现有的中小学助学读物提供更细致、更贴心的增值服务,以增强用户的黏合度,更好地满足广大学生、教师及家长的需求;对未来将要生产的产品提前设计数字出版方案,包括付费服务、细分客户、市场预判、盈利点等,以更好地创造产品的出版价值。

    牛津大学国际传媒学院的罗斯·泰利斯教授关于英国知识产权管理的趋势及解决方案的课程,对教育出版社如何在数字出版领域获得盈利点,也颇有借鉴意义。知识产权(IP)是出版社的资源与财富,它不仅可以增加出版社的盈利,同时还可以增加作者的收入。而在数字时代,数字版权的授权将与我们的工作息息相关。根据英国BISC组织的统计,在2017年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上,有声书的版权授权呈增长趋势,而CD、磁带等的版权授权则呈下降趋势。主要原因在于技术的发展,使人们更多地使用平板和智能手机,尤其在大众图书与小说方面,人们更愿意接受有声书的产品形态。此外,心理辅导类及健身类有声书的版权授权呈增长趋势,原因在于工作压力的增大、生活节奏的加快,导致更多的人需要心理自助类及励志类有声书,为个人的发展设置小目标。这些信息与经验既为我们提供了选题方向,也为我们在找寻数字出版的盈利模式上提供了捷径。

    数字版权的授权包含几类:一是有声书,二是数据库授权,三是碎片化数字产品授权。支付方式以会员订阅模式、按次付费下载的模式居多。对于数据库授权,我觉得就教育出版社而言,可以根据本身已有的内容,按年级、按用户年龄、按学段分别构建好数据库,然后打包授权给相应的政府机构、教育行政部门等,以符合当前提倡的教育公平化、均衡化发展的大环境。这一点,我们可以更多地向英国麦克米伦公司学习借鉴相应的数据库授权经验。对于碎片化数字产品授权,英国部分出版社在大众出版领域有更多丰富的经验,主要是将一本小说的某个章节或片段数字化的产品加以数字授权。比如,将励志类、商业类书籍中的一些经典方法+测试评价模块进行打包后形成产品做数字授权,或者将知名演员读莎士比亚名著的多媒体视频或音频及这本书的评论打包后形成产品做数字授权。与我现在的本职工作相结合,我觉得碎片化数字产品的授权,我们可以将评测系统+微课内容打包后形成产品以后向目标人群授权,模式建议为B2B,这样更利于大数据分析。在许可授权这方面,英国的教材出版社与国内教育出版社相同,对自身教材也进行许可授权,授权的版税点也根据情况而定,对教材的版权保护意识较强;对于学术出版物的许可授权上,主要为部分内容的许可授权,比如:一段内容、地图中的绘图部分授权,同一内容不同类型的内容(具有一定的原创性)部分授权,对于不同用户分别授权,比如大型学术机构、广播、电视媒体等,不同形式、不同类型及不同地域的授权。这些都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 

    结合本职工作,我觉得,在数字时代,出版转型升级势在必行。然而如何获得有效的盈利模式,在新时代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挑战在于技术的革新、出版思维的革新以及对读者消费力预判能力的提升;机遇在于,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国家从资金、项目、人才队伍等方面大力推进融合发展,产业链随着时代的发展也有了变革,提升出版效益的方式也越来越多。作为社会主义教育出版工作者,我们必须从客户消费者导向出发,必须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出版导向,发展素质教育,推进教育公平,加快建设学习型社会,大力提升国民素质,做好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出版工作,让每个学生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资源;在教育出版转型发展过程中,利用已有的政府资源、技术资源、资金资源等,通过精益发展模式,做到单学科内容的多形态的创意出版及多次开发,比如既有个性化教学资源建设,也考虑公平化学业监测系统建设,同时做好教育出版的品牌建设。

    挑战与机遇并存,通过学习,我觉得出版社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观念更新、流程再造、产品重塑、营销革新、人才队伍建设等是关键环节。我们必须依靠现代新媒体技术,针对我国的消费市场进行深入研究,才能探索出符合中国用户习惯的数字出版盈利模式,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出版产业的变革和融合发展,以坚定文化自信,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提升国家文化的软实力。

     

    蒋 婷

    2017.11.22




    内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