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伦敦书展行与思

       发布时间:2017-04-18

        一、展览与交流

        2017年伦敦书展于3月14日-16日在伦敦Olympia展览中心举行,此次中国代表团由来自北京、河南、安徽等8个省(市、自治区)的27家单位,共计77位代表团成员组成。累计展出出版物1199种、1255册,外文图书占比60%。开展当天,中国代表团团长、人民出版社总编辑辛广伟陪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规划发展司司长朱伟峰巡视了展台。



        在“中英版权经理人交流会”上,中英出版人就英国出版市场概况、出版物发行情况、英国剑桥大学图书馆亚洲图书馆藏情况、2016年中国图书市场分析及如何在英设立出版机构并开展业务等主题与现场出版人进行了深入的对话。

        在随后活动中,英国出版商协会出版商关系主任Emma House女士向在座的出版人介绍了英国出版界的市场概况及最新动态。英国是继中、美、德、日后,世界第五大、欧洲第二大图书市场,图书出版是英国最大的创意产业之一,在英国有超过2250位出版人,2015全年出版图书达17万册,出口图书价值14亿英镑,亚洲地区占比五分之一。

        英国剑桥大学图书馆中文部主任艾超世先生向大家介绍剑桥大学图书馆共有800万册藏书,其中中文部有50万册中文书(包括30万册实体书与20万册电子书)。馆中的中文部藏有大量珍贵的古代甲骨文献和太平天国运动史料,被誉为世界上最好的中文图书馆之一。很多重要的汉学研究著作都是依托中文部的资料所写成,如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在2016年剑桥大学图书馆建馆600周年特展中,举办了“虚拟展览”——3D技术在线展览。活动最后,他向现场出版人传递了以为读者服务为目的的专业精神。

        就“英国出版物发行体系概况”发言的英国Gold Key Media业务发展总监Oliver Morgan先生向在座出版人表示,在英国,每天有66%人都会阅读报纸,报纸行业价值50亿英镑。面对今天终端阅读方式的改变,导致报纸和杂志的销售量下降、印刷媒体正受到数字和其他形式媒体的压力、出版多样化等现象已经对传统阅读方式产生影响,面对这些问题,中英两国出版人对于如何在新技术的冲击下,做好传统出版业进行了交流。

        在开卷公司总经理蒋艳平女士给中英出版人带来的数据分析中,了解到中国图书零售市场规模继续保持增长,2016年市场零售额同比2015年增长12.3%,达701亿,同时在2016年中国零售市场中,引进版图书贡献了23.67%的码洋,在中国动销的英国作家图书共34618种,码洋收入占总体市场的5.45%。

        致同中英服务组高级经理曹锦玥女士表示英国拥有超过2,000年的贸易历史,是全球最开放、热情且拥有友好营商环境的国家。拥有强大且增长迅速的经济,高素质水平劳动力以及全球领先的创新与商业集群,英国将是中国出版业发展业务的最佳选择。与此同时,多年致力于中国文化传媒制作产业在英开展业务的曹锦玥女士还向在座出版人提供了在英设立机构并开展业务所需的专业支持,如法律相关信息、审计与鉴证等,为中国出版机构发展海外业务提供比较可靠的信息帮助。



        3月17日上午,中国代表团一行前往牛津布鲁克斯大学,拜访其国际出版研究中心,就国际出版行业前沿趋势、中英互译等议题进行交流。国际出版研究中心副主任Augus Phillips先生就英国最新出版业动态、出版研究和培训及中英版权交流情况进行了介绍。

        2017年伦敦书展,中国参展商累计版权输出446项、版权引进117项。其中国家新闻广电总局中国代表团版权输出126项、贸易总额11.16万美元,版权引进75项、贸易总额4.26万美元,实物出口总额3.5万美元。

        二、观察与思考

        1、“走出去”需要借力。借力主要是借国外出版机构的资源,与他们达成战略合作,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优势互补。这次展会上,我们和新加坡思达出版有限公司的参展人员进行了深入交流。新加坡在对英文化交流上一直有传统的优势。思达出版的中小学教科书在新加坡有一定的影响,也一直希望能够输出英国。双方达成共识,利用双方各自的优势,将中小学数学教科书打入英国市场。在伦敦书展前后,我们与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进行了反复交流,希望借助牛津大学出版社在英国教材市场的影响力,将我社的相关教科书翻译成英文输出。

        2、“走出去”需要借势。借势就是要借国家战略的势。无论是“走出去”还是“一带一路”,都是国家战略,都要求文化输出、版权输出的配合。在英国期间,我们走访了孔子学院,接触了汉办支持下在英国从事汉语教学的老师,也认识了不少会说中国话的“老外”。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中国文化在世界上影响力的扩大,感受到作为出版人肩负的责任。如何加强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加强与世界各地从事汉语教学的老师的合作,把《走遍美国》做成《走遍中国》,是我们做好“走出去”工作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3、“走出去”需要借人。借人就是要借助在国际文化交流上有影响力的专家学者。在英国期间,我们走访了南安普顿大学范良火教授,他是浙教版初中《数学》教科书的主编,也是社的学术委员,对世界各国的数学教材有深入的研究。他对我社数学教材“走出去”的方式方法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