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浙江省出版融合转型发展赴英培训总结

       发布时间:2019-03-05

        2018年11月11日—12月1日,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组织了为期三周的“2018年浙江省出版融合转型发展赴英培训”,在伦敦和爱丁堡两个城市展开。第一周,主要在伦敦艺术大学传媒学院学习,课程内容包括英国出版产业融合发展现状、英国出版产业经营业务与经营模式等,并公务拜访英国出版商协会和 Springer Nature出版集团。第二周,主要在爱丁堡龙比亚大学学习,课程内容包括英国出版业融合发展中的标准研制、建设及其实现策略、英国出版融合发展中的知识产权保护等,并公务拜访了苏格兰议会、苏格兰国家肖像馆、苏格兰国家图书馆和位于邓迪的D. C. Thomson出版集团。第三周,从爱丁堡回到伦敦,在伦敦的培训基地学习,课程内容包括英国出版业产业链整合与产业资源最优配置、英国出版产业链的利益分配机制与各环节的信任机制等,并公务拜访了牛津大学布鲁克斯学院、Wiley公司、国际期刊联盟和邦尼图书出版集团。

        本次赴英培训的行程安排非常紧凑,每天早出晚归、披星戴月,学习任务繁重,21天时间感觉转瞬即逝。回顾本次培训,感想很多,体会很多,收获也很多,现将本次培训的相关情况总结如下:

        英国作为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近代以来其以无比雄厚的实力影响了整个世界,虽然在当今世界格局中已失去国际主导地位,但在出版行业,尤其是传统出版领域,英国却仍然是能与美国匹敌、在国际上占据一席之地的国家。培生、自然(Nature)、牛津大学、DK等出版界耳熟能详的名字都诞生于英国。2017年,英国出版新书接近18万种,中国是25万种,而英国人口只有中国人口的1/20,由此可见英国的出版能力之强。其实,从英国人的阅读习惯就可以看出,英国在传统出版行业中的强势并非偶然。比如在地铁上,更多的人选择看报纸和书,即使是拿着电子设备,大多也是kindle。2017年,英国出版行业总销售额为57亿英镑,实体书的销售上升了5%,而电子书反倒下降了2%。

        但是,在互联网的冲击下,英国的传统出版业面临着与中国同样的挑战,即电商渠道、互联网巨头都在蚕食着他们原有的地盘,所以,英国的传统出版社也在逐步向数字化方向转型。

        本次培训时公务拜访的众多出版企业,都已经依靠自己的优质内容获得了业界和读者的认可,他们在数字转型的过程中大多注重垂直深挖内容价值,同时根据用户需求衍生出各类服务,最终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本次培训中给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有两个案例:

        第一个是访问DC.Thomson出版集团。虽然邓迪市是一个人口只有十几万的小城市,但总部位于邓迪市中心的DC.Thomson出版集团却是一家年销售2.75亿英镑,拥有1700多名员工的多元化出版传媒集团,其业务涉及到报纸、杂志、图书和数字等出版领域,还涵盖了电视、互联网、投资、慈善信托等多个方面。尤其让人惊讶的是,DC.Thomson从1938年开始出版BEANO系列漫画书,连续出版了80年,成为吉尼斯官方认证的世界上出版持续时间最长的漫画杂志,BEANO品牌也与帕丁顿熊、邦德等一起成为了英国的象征。

        面对互联网的冲击,DC.Thomson并没有坐以待毙。2016年,在杂志的基础上推出了BEANO的数字娱乐平台;2017年推出BEANO的动画片,获得艾美奖的提名,在16个国家和地区的各类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上播出。由此,BEANO这一品牌的价值得以不断延伸与强化,实现了增值收益。

        第二个案例是Haynes出版社。这家小型出版社以往一直以出版各汽车品牌的维修手册为主营业务。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其纸质图书的销量逐年下滑,这驱使Haynes走上了数字化转型之路。

        Haynes依托纸质图书上大量的汽车维修内容资源,逐步建立起针对汽车维修的在线平台和数据库,并基本放弃纸质印刷,将读者从线下导流到线上,为用户提供完整的针对汽车维修的解决方案。2016年,其在数字产品的研发上投入超过640万英镑,而全年的销售基本与上一年持平,利润仅仅减少了60万英镑,可见其已经形成了良好的数字产品盈利模式。目前,Haynes还将数字平台的内容从单一的汽车维修手册扩展到了实用生活手册,提供包括电脑、乐器、宠物、运动、健康等各方面的生活问题解决方案,实现了从出版商向服务提供商的转变。

        很显然,英国出版业的同行们在面临互联网冲击时,做出了积极的应对策略,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这些对于我们都很有参考意义。

        首先,在产品策划方面,英国的出版商更加注重用户的分析调研,产品围绕用户体验,从各个方面做实验调查,通过数据分析确定目标客户,确保产品规划有的放矢。出版业和其他行业一样,只有服务市场的企业才真正具有生命力和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服务市场,就是服务读者和用户的需求和痛点,优秀的出版企业会走在市场的前面,提前研究未来的市场发展和读者需求的变化,及时做好调整应对。

        其次,在出版业价值链的开发上,英国出版商将其竞争维度定位于整个传播行业甚至是互联网行业,而不仅仅局限于出版业。一方面,其能够充分借助社交媒体等新手段,使内容、产品得到更广泛传播,为后续产品的开发提供新的思路以及读者基础,另一方面,其也能充分利用好新技术,为读者提供优质的数字产品和服务,将读者转化为用户,并与其他行业机构协同发展。

        另外,英国的出版商除了注重内容本身的生产外,还非常重视开发内容之外的延伸资源,形成品牌优势。品牌只有具备差异化优势才有核心竞争力,英国出版商在产品设计时总能根据细分市场创造一个难以复制的特征,打造独特的品牌特点,让消费者减少选择困难症的同时,构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总体而言,中国的传统出版社在数字化方面做得还不够,但整个出版业并未寻求到成熟的盈利模式,形成稳定且可增长的营收来源。英国出版业同行的许多做法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特别是在当前数字化转型融合的大趋势下,探究英国出版业的动向和经验,对推进我们自身发展大有裨益。浙江教育出版集团的纸质图书拥有800万中小学生的读者,相比于英国众多的出版商有着更坚实的基础,如果能坚持以读者为中心,坚持精品意识,打造出自身品牌的同时不断延伸内容、产品和品牌价值,将这些读者转化为用户并垂直深耕内容,必定能实现由教育出版向教育服务的转型升级。





    内部新闻